人力资源  联系我们  集团链接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-新闻中心-业界动态

煤炭遭遇10年最严重“寒流”

    尽管时至年中火热季节,但煤炭市场依然“寒流”阵阵:价格半年下跌近两成,贸易商低价“割肉”进行出货,全球最大的煤炭港秦皇岛积压了史上最多的煤……业内专家认为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今夏来水偏丰及库存高企成为煤炭弱势的“三宗罪”,今年夏季煤炭“旺季不旺”已成定局。

    现状
    煤炭连跌八周
    贸易商低价“割肉”
    “以前下跌从没像这样过”,河北一位叫李新的煤炭贸易商如同祥林嫂一样对记者重复着。在他看来,环渤海动力煤价格连续八周的下跌堪比2008年。
    6月,火热的季节,本应是煤炭市场的传统旺季,也是李新这一类贸易商大展拳脚的时节;但今年市场一反常态,预期中夏季采购小高峰并未如期出现,自年初就开始的疲弱态势一直延续。
    据卓创资讯统计数据,6月21日至26日,环渤海地区港口发热量5500大卡/千克市场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报收702元/吨,比前一报告周期下降27元/吨。发热量5500大卡/千克市场动力煤在秦皇岛港主流成交价报收685-695元/吨,比前一个报告周期下降30元/吨,此番下跌,创指数发布以来“单周最大降幅的历史纪录”。
    “可以用得上‘崩盘’来形容”,李新说。在今年1月5日,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平均价格还高达797元/吨,但到6月27日的平均价格只有690元/吨,暴跌了13.4%。
    “行业到拐点了吗?”李新对未来煤炭的走势十分担忧,如果进一步走低,很多贸易商都要完蛋了,本来就200来块钱的净利会被侵蚀精光。李新还从朋友口中听说,一些煤炭行业单位开始放风,让职工做好10年前只拿百分之几十工资的心理准备,以迎接不可预知的“寒流”。
    进入6月份以来,主要产煤省坑口价大幅下调,下游主要电厂接收价也是在不断压低,各地港口库存爆满,这让煤炭贸易商“很受伤”。不少贸易商在资金的压力下只能选择“割肉”以低价出货。
    李新表示,在以前,尽管港口报价混乱,成交价一般只是低于挂牌价10-15元/吨,但现在报价基本低于挂牌价20-30元/吨,可见贸易商们出货心理的严重性。

    析因
    工业电力需求放缓
    高位库存压市
    对于下跌原因,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姗姗告诉本报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今夏来水资源偏丰及当前港口和电厂库存居高不下成为煤炭弱势的“三宗罪”。
    今年1-5月,中国出口同比增长8.7%,低于全年增长10%的目标,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20.1%,较前4个月继续回落,同时,房地产市场交易量尽管有所上升,但房屋开工量、土地交易市场仍然比较低迷。刘姗姗表示,这一系列现象说明我国经济形势不容乐观。
    经济的下行也导致社会工业电力消费需求放缓。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,1-5月,全社会用电量累计19618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5.8%。其中,第一产业用电量359亿千瓦时,下降3.5%;第二产业14426亿千瓦时,增长3.8%;第三产业2223亿千瓦时,增长12.4%。然而,用电整体回落主要体现在工业用电增幅回落,包括冶金和建材等“用电大户”行业,从而“殃及”上游煤炭产业。
    对于水电来说,今夏来水偏丰已成定局,丰沛的来水形势助推了今年水电发电量的一次次高峰。据了解,今年5月份,全国水电发电量666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31.1%,比4月份增长了52.1%。此外,据中电联此前发布的数据称,1-5月,全国规模以上电厂水电累计发电2226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7.8%,高于同期火电发电量3.7%,而五月单月火电发电量同比下降1.5%。
    库存方面,国内沿海港口煤炭积压严重。秦皇岛港煤炭库存一度突破900万吨,19日甚至高达946.2万吨,突破历史高位。
    在库存高企的同时,发电需求却大幅减少。6月上旬直供电厂日均耗煤较5月下降6.3%。截至目前,沿海六大电厂存煤数量达到1609万吨,存煤量较上周相比下降了35万吨,但存煤可用天数仍高达29天,其中浙能和国电沿海电厂存煤数量和可用天数最高,存煤分别达到462万和395万吨,存煤可用天数分别为47天和33天。
    另据中国电煤网讯消息,湖南省13家火电厂仅有5家在运行。其中8家电厂因受电力消费需求下降的影响已全部停机,正在生产的5家电厂因受电力负荷过低的影响,日耗电煤量仅2万吨。需求的不振进一步打击煤炭行业的“回暖”。

    展望
    产煤地开始限产
    煤炭近期难反转
    一边是国内煤炭的滞销,一边是进口煤炭的冲击。相关数据统计显示,截至5月底,我国进口煤炭近9000万吨,其中从美国进口达1600万吨。
    据业内人士透露,6400大卡的美国动力煤,不含税到岸价600元/吨,而国内5500大卡的煤秦皇岛价接近700元/吨。业内人士表示,煤炭的大量进口,让中国本已萧条的煤炭市场更加承压。
    煤炭进入“寒冬”的形势同样影响到了产煤地。山西、陕西、内蒙古等主要动力煤产区,煤企销售普遍高位,库存压力也导致煤价下行趋势明显。
    在煤炭行业承受重压之下,诸多产煤地开始对产能进行控制。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,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小煤矿基本关停,其他生产的企业也有不同程度的限产,山西阳泉、大同等地限产也比较明显。
    中宇资讯分析师关大利告诉本报记者,受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,国内钢铁、建材、化工等几大高耗能产业能耗增速放缓,这就导致煤炭需求出现大幅下降,煤价一跌再跌,煤企也从之前暴利变为微利,近期市场价格战的趋势也越发明显。
    关大利表示,迎峰度夏等利好也很难对七八两月煤炭市场起到回春之力,煤炭市场寒冬还将延续,“预计下一步各地将会对煤炭产能进行调整,同时维护正常市场竞争环境,避免恶性竞争的出现”。
    卓创资讯分析师刘冬娜表示,由于目前煤炭单边下行行情明显,若后市没有明显利好出现,估计这个夏季煤炭“旺季不旺”,可能要等到9月大秦线秋季例行检修、国内冬储时期才有转机。

浙公网安备 33018302000593号